外滩游记,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我是张子昊,和爸爸妈妈一起参观外滩是很开心得事情了

第1章到精神病院

图片 1

长大了,我要做一个旅行家,游遍世界,拍很多很多美丽的照片。

寒风瑟瑟,白雪飘飘,庄园外偌大的门口,停着一辆精神病医院的车,两个男人一人提着一个女人的手臂,如抓小鸡般将她拖向汽车。

张子昊,一些网友口中的“篮球疯子”!一点不夸张的说,这个夏天,他不是在打比赛,就是在球馆里训练,每天挥汗如雨,雷打不动!

学校:小主人幼儿园

安晓淇恐惧的脸上,带着倔强的目光,直视早在汽车边的那个健硕男子,“张子昊,我没疯,我没疯,你听我说,我没有放安眠药,奕奕是我亲生儿子,我怎么可能……”

初一的时候,电视荧幕中科比漂移的后仰跳投和独一无二的领袖气质将张子昊拉进了篮球的世界。那个时候,他就定下了目标,打更高的平台,不断挑战更强的人,尽全力去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姓名:张子昊

几步之外,一张英俊的脸透着格外的冷血,那大树般健壮的身体,本是她安晓淇最坚强的依靠,可此时,却如恶魔一般,要将她送往疯子们呆的地方。

图片 2

张子昊冷峻的目光一闪,上前两步,一把捏着她脸的下颌,那雪白修长的手指重重地卷曲,发着沉沉的狠劲,把面前这美丽白皙的脸捏得扭曲而丑陋,仿佛想捏个粉碎。

去北美接受高水平挑战

“唔…嗯…”钻心的痛,痛得让安晓淇的眼泪溢出眼眶,可那力道,却没有丝毫的停减,反而,越来越重,越来越强。

张子昊对篮球的热爱和坚定的态度打动了家人,他们决定让他走出去看看。16岁那年,他独自一人来到加拿大求学,在那里他算是安安稳稳度过了两年。不过在他心中,加拿大并不是他最理想的练级之处,尽管有完善舒适的训练环境,但他觉得那儿的篮球氛围并不是太好。

“所以,你是疯子,心如蛇蝎的疯子,一个为了达到自已目的连自已亲儿子都要谋害的丧心病狂的疯女人……”

于是,他转学去了美国,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想在篮球方面有更好的成长!张子昊对BALLIN说:“毕竟美国世界第一,想去看看,看看海,在那边的环境下看看他们是怎么打球的,如果能跟他们打到一起,那对自己的水平也会有一个快的提升。”

“不…子昊,我没有,没有…..”

图片 3

突然,安晓淇“咚”一声跪在地上,“子昊,我是被陷害的,别让我离开奕奕,不要让我离开奕奕……”

在美国的那段日子,绝对是张子昊篮球生涯中非常特别的一个篇章。“挺震撼的,有些天赋太爆表的选手,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这个运动。”这就是他初到美国时的直观感受,当然他不可能因此惧怕,“但第二天醒来之后,还是依然去训练,知道他们比你强,但你要去努力追上他们甚至是超越他们。”

安晓淇这辈子,除了父母,这是第一次跪下,这一跪,是为了自已的儿子,儿子是她生活的全部,她再也不能失去。

他和全美有排名的球员交手,也在前NBA球员的训练营练过,一周需要跟队训练3-4次。但张子昊告诉BALLIN,自己最大的收获并不在于球技的提高,而是精神层面的。“独自一个人在那边,跟天赋好的人待在一起打,会受打击,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慢慢变强。身为一个男人,你是在成长,学习到了很多人生中的道理,慢慢就变成了自己的东西。”他说。

张子昊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不过,立即冷笑一声,这个女人终究怕了,他的心里,一丝痛,一丝爽。

图片 4

“安晓淇,或者,你真还有一个选择。”

被职业队拒绝 那就更努力些

安晓淇颤抖抬起头,惊慌的目光中,是渴望的眼神。

回到国内,张子昊尝试着去一些职业队试训,但没有球队愿意接受他。不过这些并没有给他沉痛的一记,而是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给了他更强大的动力去突破自己。

为了奕奕,她可以丢下一切尊严,不能和奕奕分开,不能。

他明白自己要做的就是每天坚持训练,不断提高自己!他保持着一定强度的高质量训练,有时候早上、下午、晚上都会安排不同内容的训练。

她乞讨般地面对着面前这个冷漠的男人。

图片 5

心想,或者,他还能给他的妻子一点怜悯。

图片 6

或者,这可怜的下跪,会换来与儿子不再分离,只要和奕奕在一起,就够了。

图片 7

“子昊,你听我解释,奕奕的病……”

图片 8

“安晓淇,我给你的另外一个选择是…进监狱,把牢底坐穿……”

现在,张子昊是言午体育篮球队的队员,也是球队中的得力干将,你经常能在高水平赛事上看到他的身影。他告诉BALLIN,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打好一号球,真正去理解比赛,读懂场上发生的每一个瞬间。

安晓淇打了一个寒颤,绝望惊恐地看着张子昊。

这两年的经历,对他的篮球生涯有着特殊的意义。要知道在两年前,他通过选秀代表杭州SE参加了街球联赛,虽然在场上表现可圈可点,冲劲十足,但稍显稚嫩。

张子昊抬起穿着皮靴的脚,冷冷地蹬在安晓淇肩上,将她瘦弱的身子狠狠下压,直到安晓淇不得不痛苦地蜷缩了无力的身形。

图片 9

他的目光,透出深深的恨,“你就是疯子,去享受疯子的生活吧,那里,才是你的归属……”

去年,他参加NBA5v5的比赛,上场5分钟以0分的结局收场,让他感到失落;今年,他再次站在NBA5v5的比赛中,打满全场,拿下35分成为得分王!

张子昊狠狠地蹬出去,巨大的冲击将安晓淇击倒在几米外,冷雪之中,狰狞的树枝、冰冷的脏雪,裹满薄薄的单衣……

他对BALLIN说:“之前身体好,技术糙,慢慢打,磨练自己的大局观,练习传球。就这一系列的成长意义很大,回头看之前的比赛,发现自己确实是进步了,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没有腹水东流。”

安晓淇没有希望了,再也没有,抬起头,最后看了张子昊一眼,那眼神,是无助、是委屈,那目光,还保留着乞讨般的希望,依旧希望张子昊最后的不忍。

图片 10

这一切,没有逃脱张子昊的目光,但是,就在这一切的伪装下,他依旧能看到这个女人固有的那丝傲气。

多年训练造就最帅投篮手型

一副漂亮的皮囊,却有如此恶毒的心,她一直就是这样的女人,为了自已的目的,不择手段。

对于路人王的朋友来说,张子昊还是你们心中的“最帅投篮手型”。

再也不能容忍,他的恨,已彻骨彻心。

他在持球拔起之后的美如画跳投,常常引起场边球迷的一阵惊呼。

他狠狠的扭过头,对两位精神病医院的人挥挥手,大步走进别墅。

图片 11

两个早已待命的护工,无情地将她拖上恐怖的汽车,白皙的手脚,被肮脏的绳索牢牢地捆绑……

张子昊的投篮是他在单挑赛中最强劲的杀伤性武器,后仰跳投+绝命三分已经成为了他的比赛标配。对于单挑局,他可以说是很自信了,“就觉得谁也不会输,投准了,爱谁谁。创造出空间就行,逼得太紧的话,我也有速度,可以往里干。”

别墅内,张子昊端着一杯腥红的酒,走到窗口,看着缓缓驶去的汽车,轻轻喝了一口。

图片 12

他身后,站着三十来岁的私人助理张强,张强特种兵出身,是张家的亲戚。

用三记三分迎面飙射凯瑞图夺冠

张强低着头,一脸恭敬,“张总,医院那边已安排了,和重症病人呆在一起,听说,里面有个精神失常的女人,痛恨了长得漂亮的女人,肯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图片 13

“三天内办好离婚手续,然后通知安家,我和晓雪尽快结婚。”

出手后的跟随动作真的可以

“是…”张强略略一楞,提醒道,“张总,安晓雪小姐失忆了,会不会感觉很突然?”他不敢把对方爱不爱你的话说出来。

图片 14

图片 15

后撤步后仰跳投,依然帅气

第2章失忆的妹妹

图片 16

“突然?不会的,我们等这一天,太久了。”张子昊每天都会去看看安晓雪,安晓雪温柔得像一只可爱的绵羊,汪汪的眼睛,细细地声音,总可以让张子昊沉醉,虽然失忆了,可张子昊从她的目光就看得出来,她爱着他,她早就亟不可待。

CROSSOVER拔起跳投

张强正要出门,张子昊冒出一句,“你通知安家,从今以后,张家和安家的任何人,不准再提这个女人,我们的生活里,没有安晓淇……”

图片 17

“是。”张强领命而去。

晃出空间,爱谁谁了

“什么,晓淇送精神病医院去了?”安晓淇的父亲安心岳猛地站起来,情结有些激动,虽然一家人恨透了安晓淇,可她毕竟是自已女儿,去精神病医院了,这多少让他无法接受。

图片 18

“是的,张先生和安晓淇的离婚手续已办了,张先生说,你们一家人,再也不能和她有任何联系。”

用速度生突NCAA球员

安晓雪的母亲李丽华点点头,她知道,这就是张家的命令,安家必须执行,“请你转告张先生,我们和安晓淇,早就一刀两断。”

图片 19

“张先生让你们定一个时间,他父母过来向提亲,安排他和晓雪小姐的婚事。”

突到内线用身体优势取分

李丽华欣喜若狂,一把抱住身边的安晓雪,“晓雪,现在,你终于和自已喜欢的人结婚了,你终于得到自已该有的一切了。”

经过多年训练,在教练的指导下不断调整,才将投篮手型稳定下来。定型之后,接下来就是不断投,不断投,变成一种肌肉记忆。篮球就如一件艺术品,就像冰雕那样,不断打磨,最终会呈现出一个满意的状态。

安晓雪反应有些迟钝,“妈,我…我可以和张子昊结婚了?可…可我们还没恋爱呢。”

有人说张子昊天赋很好,不可否认,投篮确实需要一点天赋,但天赋是需要去激发的。天赋,不努力是看不见的,天赋不错,真的要通过很多很多努力才能展现。

安心岳一脸心酸,轻轻将手放在安晓雪肩上,“晓雪,其实,两年前你就在与张子昊恋爱,他一直是你最喜欢的男人,你也是她最喜欢的女孩,当初,要不是你姐设计弄得局面无法收拾,不得不让他们结婚,那个新娘,应该是你。”

图片 20

安晓雪脸上娇羞地菲红,“是吗,爸、妈,谢谢你们。”

对于未来,张子昊想继续挑战高水平的赛事,有机会还会去挑战职业篮坛,因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

安晓雪甜甜的笑容,从沙发上站起来,欢快地进了自已房间。

“去学习,去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

李丽华抓住安心岳的手,似乎想安慰一下安心岳,“心岳,安晓淇她是咎由自取,这不正是我们希望的结果吗?”

图片 21

安心岳点点头,“是啊,安晓淇,别怪你爸狠心,你就是咎由自取。”

图片 22

李丽华来到安晓雪的房间里,一把将欢天喜地的安晓雪按在沙发上,轻声地说,“晓雪,事情还没完,为了不引起张子昊的怀疑,你要到结婚之后,才可以慢慢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晓雪,记住了,不能得意忘形,我们该得到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妈,可那个张奕奕咋办?我可不想当他的继母。”

“那你过去之后,就赶快自已生一个,那个时候,就可以把那个小东西赶出去。”

安晓雪点点头,“好,妈,你放心吧,以后,我一定紧紧将子昊抓在手里,再也不让他离开。”

安晓淇纵有无数只嘴,在疯人院里,也没人相信她是正常的,当她被扔进重症病人的房间时,几个打扮异常的女人吓得她缩在一角。

门的对面,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这女人,让安晓淇差点以为也和自已一样,是被误关到此。

拉伸的头发,一丝不乱地梳妆得整整齐齐,穿着典型的干部服装,双手抱在胸前,迈着步伐,居高临下地走过来,打量着她。

女人身边,还有两个女人,很丑,可特别强壮彪悍,其中一个,肯定有一百五六十斤。

“张主任,李股长,把这个女人拖过来,让我看看。”

他身边的两个女人竟然恭敬地低头向女人敬礼,然后如战士一般坚定地回答,“是,贺局长。”

立即,安晓淇被两个女人粗暴地拉起来,拖到那女人面前。

女人一把抓起她的下巴,仔细看了十秒钟。

“小三,这就是小三,给我打,打,打死她……”

安晓淇被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吓着了,高喊,“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啊…我不是小三,我不是小三,不是……”

那女人的耳光已狠狠打在她脸上,边打,女人恶狠狠地骂道,“看你嘴硬,看你嘴硬,臭小三,烂小三,你敢勾引我男人,看我不打死你,打死你……”

安晓淇拼命的挣扎,可是,那两个疯女人狠狠地按着她。

第3章张子昊的吩咐

鲜血从嘴里流出,脸已肿得难看,头发已被扯下一缕又一缕,一声声惨叫,一声声痛彻心扉的哀鸣……

安晓淇的声音,被疯狂地殴打渐渐淹没,直到那女人一脚踩在她脸上,“臭小三,以后别让本局长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你一次,滚……”

十多平米的房间,大门紧闭,安晓淇拖着瘫软的身体,冲向门口,用力敲击。

外面,没有人理会她。

医护人员在哪里?安晓淇不相信在这里,没人管了。

那女人似乎屁事没有地双手叉在胸前,对着窗外呆呆地站着,口中含糊地骂道,“打,打死小三,打死小三…见一次打一次,见一次打一次…”

这是十足的疯子,有帮凶的可怕疯子。

安晓淇用仅有的力量,拉着门的边缘,将自已身子背向着那女人,防止再被痛揍一次。

她试了好多次,想张开嘴,想喊出一句救命,可是,她连那点力气也没了。

过了好久,外面似乎有人走过来,安晓淇没来得及喊叫,一男一女的对话从过道传进来,“这女人好像是张氏集团老总的夫人啊?怎么能送这个房间里,赶快调开吧,不然,会被打死的。”

“小陈,我告诉你吧,这正是张先生吩咐的,这一切,都是张先生的意思。你别管了,反正疯子打了人又不负责任,只要没死就行,不要怕……”

张先生吩咐的,张子昊吩咐的,张子昊竟然要她于死地,一股钻心的痛从心脏猛的窜向全身,安晓淇仅有的一点希望被彻底摧毁。

安晓淇的心在颤抖,如一下子掉入冰窟。口中不住的喃喃昵语,没有人听得懂她在说什么,颤抖的身子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黑夜降临,安晓淇的全身还在发抖。她不得不面临眼前的困境,看着那几个可怕的疯子,她生怕深夜里,那群疯子会突然冲过来,将她打死。

奕奕被人喂了安眠药,是导致张子昊痛下杀手的原因。

但是,她真的没有给奕奕吃过任何药物,早上奕奕一直没醒,保姆过来问她怎么办,她让人立即送往医院,检查结果,奕奕吃了过量的安眠药。

那个下药的人是谁,她真的不清楚,昨晚,大家一起为奕奕庆祝两岁生日,很多人抱过他,很多人可能给他喂过东西。

安晓淇,其实是接触孩子最少的一个。

从结婚进屋的那天起,她就像被关进了囚牢,再也不能走出庄园的大门,因为爱他,她放弃了一切,包括自由,她希望,总有一天,她会用自已的爱,让张子昊幡然醒悟。

可是,这一切,带来的是张子昊的无情鄙视,两人连说一句话的时候也没有,除非,得有需要的场面应付,那时,两人可以在一起演戏。

整个家中,有两个人是她最难见到的,一个是张子昊,从结婚到现在已近三年,两人没在一个房间睡过一次觉。

第二个就是儿子奕奕,之前孩子吃奶时,她一天有几次机会与奕奕见面,十个月之后,她每天最多能和奕奕玩半个小时。

可张子昊,却将罪魁祸首认定是她。

在张子昊眼里,安晓淇永远是个恶毒的人,从结婚之前就是那样。

三年前,江城的人都知道安晓淇爱张子昊,很多人也认为,这两个人是门当户对、俊男美女的绝配,可没有人知道,张子昊的心里的最爱,是安晓淇的妹妹安晓雪。

虽然从容貌上,安晓淇比安晓雪更姓一筹;虽然从才华上,安晓淇更在安晓雪之上。

可张子昊就是不喜欢安晓淇,她的霸气让张子昊感到压抑。

而安晓雪如清纯的小女生,小鸟依人,娇柔温柔,细细的声音,甜甜的笑容,张子昊就喜欢这样的女孩。

安晓淇和安晓雪是同你异母的姐妹,两人都特别喜欢张子昊。

安晓淇什么事都可以让着妹妹安晓雪,但男友,却肯定不会让。虽然两人都知道对方爱着这个男人,可是却都没想过放弃。

图片 23

上一篇:东方明珠游记,在上海的那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