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睹鱼跃鸟悲唱,海口东寨港

离海口不远的文昌市东寨港,有一个红树林保护区,面积很大,据说是我国建立的第一个红树林保护区,河边港湾滩涂长着辽阔茂密的红树林1.7万余亩 ,占目前全世界红树品种81种的40%,是我国红树品种最多的地方。我们乘小船在红树林中转了一圈,感觉很不错。

图片 1

图片 2
从空中鸟瞰东寨港密密麻麻的虾塘。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图片 3
发现有长势不好的红树,村民就会想办法加以保护。
图片 4
东寨港红树林保护区放养的咸水鸭。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东寨港红树林图片 5东寨港红树林图片 6

“你改变不了一座山的轮廓,改变不了一只鸟的飞翔轨迹,改变不了河水流淌的速度,所以只是观察它,发现它的美就够了。”漫步海口东寨港红树林,这句话突然冲入脑海。海口市东寨港是我国建立的第一个红树林自然保护区。上世纪60年代围海造田,这里的大面积红树林遭到砍伐;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兴起的养鸭场、鱼虾塘侵占大片湿地,曾让污水遍地,候鸟远避。近年来,经过坚持不懈的立法保护和科学修复,飞鸟、清水等美景重现,全球濒危水鸟黑脸琵鹭时隔7年再现东寨港。美不胜收的红树林湿地,一度污浊不堪,岌岌可危红树林是热带和亚热带潮间带木本植物群落,素有“海上森林”“海岸卫士”“海水淡化器”等美称。东寨港湿地内现有红树林植物19科35种,占全国红树林植物品种的97%。1992年,总面积5240公顷的东寨港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现在美不胜收的红树林湿地,也曾污浊不堪,岌岌可危。”海南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陈松对记者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序发展的养殖业,不但侵占了大量的湿地,而且污水四溢,致使湿地水体高度富营养化,团水虱疯狂繁殖,红树大量枯萎死亡,一度时间甚至候鸟罕至。2013年12月,海口市政府投入5500万元,对保护区内2400多亩的养殖塘实施退塘还林工程。2014年3月,海口市人大常委会出台了《关于加强东寨港红树林湿地保护管理的决定》:红树林湿地总体保护和控制范围由5万多亩增加至12万多亩,包括2.45万亩的核心区、2.57万亩的缓冲区、0.8万亩的实验区、1.86万亩的保护水域、4.08万亩的景观控制区以及0.95万亩的湿地公园等六大区域。各区域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功能区划进行保护管理。水质好转、生态改善,红树林内重新鱼跃鸟欢2014年,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发布的《中国濒危红树植物红榄李调查报告》显示,濒危红树植物红榄李全国仅剩余14株,全部分布于海南。更糟糕的是,仅存的那些红榄李都在老化退化,林下几无红榄李幼苗,种子严重败育,已丧失自我繁育能力。东寨港保护区的普通职工王式军,让这种濒危植物起死回生,并重新扎根滩涂湿地。这种娇贵的植物,在东寨港从2008年被一场寒流冻死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保护区多次引种,都不成功。即将退休的王式军几经寒暑,想尽一切可以想的办法,从家里的阳台盆栽开始培育,终获成功。去年,由他负责培植的200多株红榄李,已经在保护区的湿地内扎下了根。在水质好转、生态改善的前提下,通过引种、培育、造林等方式更多的红树品种加入东寨港大家庭。目前共种植红树林4500多亩,其中2014年种植3100多亩,有秋茄、木栏、海莲、桐花、正红树、水黄皮、黄槿等。林密了,鸟归来。在琵鹭消失多年后,2014年在保护区观测到了一只白琵鹭。2015年11月28日,居然同时观测到3只黑脸琵鹭和2只白琵鹭的集会。如今,反嘴鹬、长脚鹬、游隼等越来越多别处少见的鸟儿飞入东寨港保护区。据介绍,现在保护区内有鸟类204种、软体动物115种、鱼类119种、蟹类70多种、虾类40多种,东寨港正渐渐恢复成为相关物种基因和资源的宝库。被团水虱毁坏的5万株红树得到救治,湿地生态系统有了恢复性提升在富营养化水体疯狂繁殖的团水虱,曾让东寨港的红树林像遭瘟疫般成片枯死,惊动了中国林科院、中山大学、厦门大学等单位的专家。保护区工作人员与中国林科院的专家一起开展团水虱调查,设置样方400多个,对团水虱危害致死和亚健康的红树进行动态监测,组织科研人员通过多种办法进行防治试验,利用土埋法、塑料薄膜包扎法和生石灰涂抹防治法对5万多株被团水虱危害的红树进行防治。经过防治,红树已露出新芽,长出新根,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得到恢复性提升。不仅如此。近年来,东寨港保护区在生态脆弱及退化区域移栽种植各类红树苗木5万多株,在虫害区域人工恢复种植红树林100多亩,在菠萝岛外滩实施千亩生态修复,在保护区水流冲刷严重地带采用木板挡土保土、护滩。在保护区外,更多的人也参与到认识红树、了解红树、保护红树的行列中。保护区举办“认种认养”活动,借助社会力量,实施红树林修复。“东寨港红树林是‘海口之肾’,保护得不好、利用得不好,我们对不起大自然给我们的恩赐。”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书记孙新阳说。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海口市东寨港周边居住人口日渐增长,人类向红树林的索取也越来越多:上世纪70年代围海造田,大面积红树林遭到砍伐破坏;80年代至90年代,红树林周边兴起虾塘养殖,大片湿地被侵占,候鸟栖息地岌岌可危;2010年前后,咸水鸭养殖致使红树林水体高度富营养化,团水虱疯狂繁殖,红树大量枯萎死亡,东寨港生态濒临崩溃……

这些,都曾是红树林不可承受之痛。

围海造田:红树林遭遇砍伐

在东寨港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采访时,一位工作人员为记者找来了一些记录了红树林曾遭遇破坏的文献资料:上世纪70年代,东寨港附近的居民们只能依靠出海打渔维持生计,他们为了摆脱饥饿贫穷,决定向大海要粮食,他们抱着让“沧海变良田”的决心,开始了东寨港红树林围海造田运动损失了上万亩红树林。

“红树林是世界上少数的湿地生态系统,生物资源非常丰富。作为当今海岸线唯一木本植物,起到防风搏浪、调节气候等多种功能。”保护区一位负责人表示,据专家测定:如果一米高的波浪,通过高4米、宽100米、郁闭度在0.5以上的红树林带,最终到达岸边就剩下20厘米高的波浪了,那80厘米全被林带阻力消除,所以人们称红树林为“海岸卫士”。但是,随着一亩亩田地的造成,大片大片的红树林被连根拔起,围海造田并没有带来良田,却让东寨港红树林的生态毁于一旦。

资料记载,1980年7月22日,强台风夹着大海潮,猛烈地朝着东寨港袭来。东寨港有两条农田防护堤,西堤因为有红树林的保护,只被冲决13处,总长196米,农田受灾较轻。但是东堤前沿的红树林因围海造田被砍掉大部分,大堤经受不起台风和海潮的冲击,决口84处,总长1097米,堤内农田大多都被淹没,农作物也都被毁坏,受灾十分严重。每当回忆起这段惨痛的岁月,东寨港保护区周边的民众无不痛心疾首。

2013年出版的《中国红树林国家报告》显示,当年拥有的红树林面积2.26万公顷,与1950年代初相比,全国已有超过50%的红树林消失于无形,而围海造田正是罪魁祸首。“盲目的围垦造田带来的是极大地浪费与破坏。”对此,东寨港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陈松这样认为。

虾塘养殖:大片湿地被侵占

随后,上世纪90年代,东寨港红树林保护区附近又兴起大量虾塘养殖,导致红树林大片湿地被侵占,生态系统趋于崩溃,红树大量死亡。

“大约在1993年前后,为帮助农民发家致富,当时的琼山县政府号召村民大力发展养虾产业,也通过农信社贷款等方式激励村民养虾。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东寨港的村民纷纷加入养虾行列。”红树林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冯尔辉讲诉了当年保护区村民养虾经历,据其回忆,当年高峰期时保护区内虾塘有3100多亩,“大片大片的红树林成为荒芜的水泥塘”。

但是,“虾塘养虾是不可持续的,还会破坏红树林的生长环境。”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总干事刘毅解释了当年红树林养虾是不可持续的原因,“为保证收益,虾塘必须高密度养殖。红树林土壤偏酸性,养虾所需水质偏碱性,因此每年清塘都需用石灰等综合土壤的酸性物质,使很多海底生物无法存活,一个红树林区的虾塘几年就要废弃。”

由于虾塘养虾,东寨港水域水体富营养化严重,团水虱得以爆发,而团水虱钻入红树的气生根内部,造成大片的红树死亡。再加上养殖业向红树林流域排放大量未经有效处理的污水,水体遭到污染,浮游生物等便会大量繁殖,也给团水虱提供了有利的生存环境。这使得大片的湿地受到了严重地破坏。

受挤压的不仅是红树林,村民生活环境也受到影响。“挖土机在滩涂里施工,倒下的红树随处可见。海水变浑了,红树林里的鱼虾比以前少多了,台风一来我的虾塘还常被淹。”一位老渔民在回忆当年那段往事时说道。

2013年,海口市政府出台《退塘还林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将虾塘侵夺的空间还给红树林,同时对村民也采取补偿,保护养虾户的利益,终于停止了这场无休止的“掠夺”。

在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陈松指着墙上一张红树林卫星监测图,告诉记者,“这是现在的东寨港保护区卫星地图,除了周边个别村民还在养虾,总的来看,养虾产业基本上是已经退出红树林了,下一步我们要和养虾的个别村民协商一下,尽快解决剩下的一些问题。”

养咸水鸭:红树林生态濒危

东寨港红树林保护区是迄今为止我国红树林保护区中红树林资源最多、树种最丰富的自然保护区。在东寨港红树林里,有植物19科35种,其中海南海桑、水椰、卵叶海桑等11种为我国红树林珍稀濒危植物,栖息的鸟类有194种,其中有18种国家二级保护鸟类。然而,前几年东寨港的居民们利用红树林周边开始养殖咸水鸭,却使得东寨港红树林的生态系统濒临危机。

演丰镇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数年前,生活在东寨港红树林周边的居民们就发现,红树林内养殖的野鸭子个体虽然不大,但是肉质好、味道香,于是大家纷纷在红树林周边放养咸水鸭仅供自家食用和用来销售。

“介于淡水和咸水交界处的红树林滩涂地成为圈地养殖的最佳场所。咸水鸭依靠演丰独特的红树林滩涂地,以滩涂地上的小贝壳、小鱼虾、玉米、稻谷为主食,长期自由放养在红树林滩涂地上。”冯尔辉说。

后来,随着海口餐饮服务业和旅游业不断发展,红树林咸水鸭的需求量大增,越来越多的村民们加入养鸭子的行列,而在当地,咸水鸭也琢渐成为演丰的一道招牌菜,吸引得省内外游客纷纷慕名而来。

但是,随着养殖规模化的发展,红树林保护区的红树却大片的倒下。红树林大片的死去,引起了政府高度的重视,多个部门联合调查的结果发现,咸水鸭的养殖直接破坏了红树林。

“鸭子游到红树林里来找吃的,不断觅食红树林泥土里的小鱼虾蟹,导致滩涂泥土被破坏,海水潮涨潮落使得红树林的根裸露出来,红树林很容易就倒下死亡。其次鸭子的粪便,造成水体富营养化,咸水鸭把螃蟹、跳跳鱼、海螺等团水虱的天敌都吃光了,团水虱大量繁殖,钻空红树的树根、树茎,导致红树枯死。”对此,红树林保护区的钟姓负责人这样向记者解释。

2010年4月,海口市政府发布《关于整治畜禽养殖污染的通告》,要求禁止在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区域建设畜禽养殖场,禁止养殖区域范围内所有的畜禽养殖场必须按照辖区政府规定的时间提前关闭并拆迁。同年6月,东寨港保护区管理局发出三道“禁令”,禁止在东寨港保护区养鸭,要求养鸭场必须搬迁。

现如今,“整体上东寨港咸水鸭养殖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在保护区外围依然存在圈养咸水鸭的现象。”陈松表示,咸水鸭养殖破坏红树林生态的行为必须制止,但就如何在经济开发与生态保护的博弈中寻找平衡点,既增加群众的收入,又保住子孙的“金饭碗”,是值得人们思考和探索的话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吃住玩买总攻略,2007年6月港澳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