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馆亚述精品展将向世人讲述曾经的世界之王,世界之王

它,是世界史上第一个军事帝国;它,是当时拥有世界最多人口的国家;它,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批大规模塑造领袖人物形象的作品;它,叫亚述王国。图片 1尼尼微纪念文献上的亚述宫殿插图,奥斯丁·亨利·莱亚德爵士(Sir Austen Henry Layard),1853年。 亚述(Assyria,现位于伊拉克北部)是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东闪米特人建立的奴隶制城邦,他们从大规模的掠夺战争中取得了霸权地位,一度把统治权扩展到西部亚洲,从伊朗到地中海,直至征服了埃及和埃兰王国,总共人口攀至世界第一,有近700万(这个阶段中国的人口约为500万)。 亚述王国宫殿巍峨,寺塔林立,宏大的建筑物内充满了雕塑和壁画。这些浮雕写实精准,功能相当于历史书,兼有装饰的功能。图片 2尼尼微纪念文献上关于亚述宫殿其中一个大厅的插图,奥斯丁·亨利·莱亚德爵士(Sir Austen Henry Layard),1853年。他,有着谜一样的多重身份——战士、弑君者、帝国建造者、猎狮人、学者、图书管理员;他,曾是世界上最具权势的人,自称“世界之王”;他,一个月平定埃兰王国,并将对方统帅活剥放血,砍头分尸,剁成肉酱;他,是古代中东少有的有较高文化修养的统治者;他,是亚述最后一位伟大的国王——亚述巴尼拔。图片 3描绘了亚述巴尼拔和他的哥哥沙马什·舒姆·乌金(Shamash-shum-ukin,左)的石碑,公元前668年-655年。 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公元前668-631)在位期间使亚述帝国进入了鼎盛时期。他喜欢通过诸如猎狮这样的运动来展现自己的力量,以证明自己拥有保护子民的能力。图片 4弗雷德里克·阿瑟·布里奇曼(Frederick Arthur Bridgman,1847–1928),《亚述国王的消遣》,布面油画,1878年。 然而,这个庞大而多元化的帝国不仅仅是通过强力而控制的,亚述巴尼拔运用他作为学者、外交家和战略家的技能,成为了亚述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公元前645年,亚述巴尼拔为尼尼微宫专门创作的浮雕《皇家猎狮图》是亚述艺术最杰出的成就之一。 亚述巴尼拔的死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在他死后不久,亚述帝国急剧衰败。公元前612年,繁荣的国都尼尼微城被摧毁,其遗迹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直至19世纪40年代才被人们发掘。通过重组这些碎片,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拼凑出了一幅强大统治者的肖像。展览:“我是亚述巴尼拔:世界之王,亚述之王” (I am Ashurbanipal: king of the world, king of Assyria)时间:2018年11月8日-2019年2月24日地点:BP展厅(展览由英国石油公司 / BP赞助)票价:成人17英镑,16岁以下免费,会员免费火热售票中,点击这里在线预订图片 5描绘亚述巴尼拔骑马狩猎的浮雕,尼尼微城,亚述王国,公元前645年-635年。 此次大型展览将通过大英博物馆无与伦比的亚述珍宝藏品和一些罕见的珍贵物件,为您讲述亚述巴尼拔的故事。走进亚述巴尼拔的世界,欣赏他那有着壮观雕塑、豪华家具和美丽花园的华丽宫殿。亚述巴尼拔的图书馆是世界上首座规模最大、藏书最齐全的图书馆,您定将被这座伟大的图书馆的管理方式所惊叹。与这位史上最伟大、最让人难忘的国王来一场面对面的接触吧!图片 6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亚述巴尼拔图书馆的一些碑牌与上述展览有关的“镇馆之宝”——亚述:猎狮浮雕(Assyria: Lion Hunt Reliefs)

图片 7

图片 8

2017年,摩苏尔在伊拉克战争中浴火,这让人想到了公元前612年尼尼微的焚毁和亚述的末日。11月8日起,“亚述之王:亚述巴尼拔”(I am Ashurbanipal,king of the world,king of Assyria)在大英博物馆展出,此次展览主要展出公元前7世纪亚述帝国相关的约200件展品,种类包括石雕、壁画、金属器、象牙家具配件等等,以讲述亚述帝国一位伟大的国王亚述巴尼拔的故事。

Lead image(图片来自大英博物馆)

原标题:英国在中东的考古与掠夺史:由大英博物馆的亚述帝国展说开去

图片 9

  大英博物馆将于2018年11月8日-2019年2月24日举办亚述帝国精品展,为您讲述亚述巴尼拔的故事。展览邀您走进亚述巴尼拔的世界,欣赏他精美绝伦的宫殿、壮观的雕像、奢华的装饰和奇异的庭院。您定将被亚述巴尼拔图书馆所震撼——这是世界上第一座以聚集全世界知识为目标的图书馆。与这位曾被历史遗忘的最伟大的君主之一来一次面对面的接触。

Relief detail of Ashurbanipal hunting on horseback, Nineveh, Assyria, 645 -635 BC

亚述巴尼拔狩猎图

  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约公元前668 – 631在位)曾是世界上最具权势的人。他自称“世界之王”, 以尼尼微城(Nineveh,位于如今伊拉克北部)为首都,将亚述帝国带入了鼎盛时期。帝国疆域从地中海东海岸一直延伸至伊朗西部山区。

courtesy and The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亚述人所建立的文明位于两河流域北部地区,亚述的全部发展过程可以分为古亚述、中亚述和新亚述三个时期,后两个阶段均为帝国阶段。亚述巴尼拔是世界上最有权势与力量的人之一。他在碑文中自称是“世界的王”(King of the world),亚述帝国在他的统治时期达到巅峰,疆域范围从地中海东海岸到伊朗西部山区。

  亚述巴尼拔通过诸如猎狮这样的运动来展现自己的力量,以证明自己拥有保护子民的能力。如同许多古代统治者一样,亚述巴尼拔喜欢夸耀自己的战绩和对敌人无情的征服。然而,这个庞大而多元化的帝国不仅仅是依靠武力来维持。亚述巴尼拔同时也是学者、外交家和战略家,这些才能使他成为了亚述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

我是亚述巴尼拔,伟大的国王、非凡的国王

尽管亚述巴尼拔的统治时间很长,统治也很成功,但是他的死亡谜团重重。而在他死后不久的公元前612年,亚述帝国灭亡,首都尼尼微被焚毁,亚述帝国湮没在历史中,直到尼尼微的遗址在19世纪40年代被重新发现。这一发现使我们能将亚述巴尼拔作为一个伟大而又复杂的统治者的形象轮廓拼凑出来。

  在亚述巴尼拔近四十年的统治下,亚述帝国经济繁荣,文化昌盛,但他的死却是个未解之谜。在亚述巴尼拔死后不久,亚述帝国急剧衰落。公元前612年,繁荣的尼尼微城被摧毁,其遗迹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直至19世纪40年代才被发现。通过这些碎片,我们得以拼凑起亚述巴尼拔这位统治者强悍而多面的形象。

宇宙之王,亚述之王、周边世界之王

图片 10

王中之王,亚述的统帅、无敌的君主

马背上狩猎的亚述巴尼拔,前645-前635年

支配着大海,从高处流到低处

以艺术拼凑统治者和王朝形象

所有的诸侯都匍匐在我脚下

亚述帝国是依靠强大的武力和残忍的虐杀建立起来的。亚述帝国通过征战集聚财富,也集聚仇恨。这一特点在亚述艺术中被忠实反映了出来。他们的艺术充斥着虐待、屠杀、战争、人口迁徙等主题,对其中的细节津津乐道,而也正是这些行为使亚述成为公元前900-公元前612年中东地区的统治力量。亚述艺术中描绘的一些图像恐怖到空前绝后的程度。比如有一件浮雕上的场景就是俘虏的舌头被从口中扯下,以使他们在接下来被活生生地剥皮的过程中保持安静。在另一件浮雕中,一个投降的将军即将被斩首,还有一件作品表现的是即将在尼尼微的街道上被处决前的俘虏,在受刑前必须磨碎他们父亲的骨头。除此之外,在这一展览中还有很多作品都展现了有计划性的残酷行为。

亚述巴尼拔曾经用楔形文字在泥板上刻下这样一段文字。他是亚述帝国的最后一位伟大君主。如今,这位君主来到了大英博物馆。随之而来的,还有他的辽阔疆土,他人生的起起落落,以及隐藏于其后的考古发掘史。而这些内容,都由展览我是亚述巴尼拔:世界之王,亚述之王 巨细靡遗地呈现出来。

图片 11

A map showing the extent of the Assyrian empire (in pink)

亚述人围攻埃拉米特堡垒,前645–前635

Map produced by Paul Goodhead

其实在图像之外,亚述人的残暴行径也在文字中流传下来,可与亚述浮雕中的一些场景相对应。比如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一世在碑铭中描述:“他们的尸体漫山遍野,我斩去他们的首级,我掠夺了无数他们的动产、不动产。我把城市化为灰烬,我把敌人像谷糠一样散去”。那匹尔帕二世的铭文中则记载:“我在城的大门前建筑了一座墙,包上一层由叛乱首领身上剥下来的皮;我把某些人活活地砌在墙里,另一些人沿墙活活地捅进尖木桩并被斩首。”这些文字是亚述巴尼拔之前的国王留下的,但充分反映了亚述帝国的特点,字里行间对自己的战斗与征服流露着夸耀自得之意。

亚述巴尼拔是一个多面君王。他擅长骑射,能征善战,亚述的军国主义在其统治时期达到高峰;他雄心勃勃,残酷无情,不仅彻底击败其叛逆的兄长,还无情地铲除了政治反抗者们;他求知若渴,能以学者的身份和文化专家论辩,还建立了现存最古老的皇家图书馆,用来存放从全国各地搜罗来的图书展览中出现的包括釉砖、石雕、壁画、象牙家具和金属工艺品在内的200多件展品,都为人们更好地理解这位君王提供了宝贵的材料。其中,一件浮雕表现了亚述巴尼拔猎狮的场景,这场在亚述首都尼尼微上演的狩猎活动,展示了亚述帝国和其君主的绝对实力。

图片 12

Relief depicting Ashurbanipal hunting a lion. 645 635 BC

亚述巴尼拔在他的花园。左边树上挂着埃拉米特国王的头颅。 前645–前635

courtesy and The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亚述艺术的精神粗暴而无情,缺少人性的温和。这是战争的艺术——充斥着力量、运动、冲击,人和动物在其中呈现出无情凶猛的形象。这些浮雕视觉冲击强烈,赤裸裸地表现出亚述人的征服欲,但在这种狂热的艺术背后,是一个有着复杂的官僚系统组织的帝国。正如著名德国犹太人思想家汉娜·阿伦特所阐述的,犯下大屠杀罪行的是平平无奇的文职人员,而不是那些恣意妄为的施虐狂。在这里我们也可以发现,亚述人的暴行——包括对数千以色列人的强制迁移——不是突发的暴力行为,而是严密计划下的产物。

我是亚述巴尼拔在展览设计上颇具新意。部分浮雕由多彩的光束照亮,以还原雕塑在雕造之初的颜色。不过,一件完整的浮雕并不是处处都是彩色的,颜色只被覆在某些特殊的部分,如军事装备、面部特征或服装等,以起到强调的作用。

亚述帝国纪律非常严明,即使本次展览聚焦在从公元前669年开始到公元前631年身死为止一统治帝国的亚述巴尼拔一个人身上,他的个性也并不非常鲜明。在这个展览中的“亚述巴尼拔”与其说是作为一个个体的“人”,不如说是他完美地充当了一系列皇室角色。

然而,正是这个颇具学术价值的展览,在11月份开启之初,却遭到了人们的抗议。抗议并不针对展览本身,而是展览的主办方英国石油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历史悠久,20世纪初即在中东地区活动。最初,公司的名称为盎格鲁-波斯石油公司,后来变为盎格鲁-伊朗石油公司,1954年正式更名为英国石油公司。该公司常年在中东地区掠夺石油资源的行为让此次展览的资金来源变得可疑。抗议者们在展览开幕式上假装喝着被石油污染的香槟,并大声揭露该公司在伊拉克攫取自然资源的行为。

图片 13

Depiction of Layard directing work at ancient Nineveh as local workers excavate, as published in 1852

亚述巴尼拔猎杀狮子浮雕

Image via Hathitrust Digital Library

亚述巴尼拔13岁时写给他父亲的一封信(也不知这个男孩是否见过他的父亲)描绘了他怎样学习作为一个国王应当掌握的技巧。狩猎是这些技巧其中之一。在一件又一件浮雕中,这一属于王室的血腥运动被一遍又一遍地歌颂。不同寻常的是,亚述巴尼拔和他们的家族并不猎杀无害的鹿或笨重的野猪。他们与狮子搏斗,为的是证明他们超越常人的力量以及制服野兽的能力。浮雕上的狮子形象是经过仔细观察后进行描绘的:狮子在很近的范围内被箭或矛刺中脖颈,它们的尸体被奴隶们举起搬运。与一些亚述人与人类敌人战斗的场面相比,这似乎更公平,看起来在战斗中对对手也更为尊敬。

事实上,展览本身也为英国在中东强取豪夺提供了佐证。要知道,很多展品来自大英博物馆的馆藏,这是在19世纪,由英国外交官和考古学家奥斯汀亨利莱亚德发现的。1840年代,莱亚德在奥斯曼帝国活动时,发现了一些古代碑文和浮雕。大英博物馆不仅收藏了这些文物,还继续资助莱亚德的考古事业。后来,当地人霍尔木兹拉萨姆开始担任莱亚德的助理和学徒。他随后到牛津大学正式学习了考古课程,成为亚述考古专家,并加入了英国国籍。1853年,拉萨姆在亚述巴尼拔的宫殿发掘出一批重要文物,其中就包括著名的亚述巴尼拔猎狮的浮雕。随后,这些浮雕被送往大英博物馆。对于这种行为,拉萨姆曾经说:因为既定的规则是,只要一个人新发现了一座宫殿,其他人就不能再干预。因为我是大英博物馆的代理人,所以我要为大英博物馆确保其安全。

亚述巴尼拔固然有与狮子搏斗的能力,但是使他能够征服其他民族的并非战斗力,而是他的管理能力,以及他作为学者、外交官、战略官的优秀能力。他由宦官侍奉,宦官们因为没有家庭的追求,所以被认为是理想的公仆。在一张可能是宦官肖像画,人物有丰满的脸庞,但没有胡须——因为脸上的毛发是男性的象征。这种象征物解释了为什么亚述巴尼拔自己有浓密的络腮胡子。

Publications and drawings connected to the excavations from the mid-19th century

图片 14

Photo: Hyperallergic

亚述巴尼拔与楔形文字碑文

1849年,莱亚德出版了《尼尼微古迹手册》,这激起了英国,甚至整个欧洲民众对亚述的极大兴趣。历史学家、教授霍尔格霍克在其著作《想象的帝国:英国的政治、战争和艺术》中指出,大英博物馆在该地区积累的文化财富引起了其在欧洲的竞争对手的嫉妒。1851年,法国内政部长下令制作利西亚和亚述人的浮雕模型,并资助本国人在该地区进行新的探险。而在短短几年之内,美国史密森学会和奥地利、瑞典的博物馆在奥斯曼帝国的代理人,都希望得到古亚述王国的雕塑。

以文字记录帝国的盛与衰

Lioness plaque: Ivory plaque of a lioness mauling a man, ivory, gold, cornelian, lapis lazuli, Nimrud, 900BC 700BC

在亚述帝国的统治中,世界上最古老的书写形式,已经有将近两千年历史的楔形文字,同样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信件、谈判和命令通过国王的道路传递,组织起一个庞大的人员系统。

courtesy and The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仔细研究历史后可以看到,这个优秀的组织系统是亚述帝国真正的独到之处,在其严密的组织中显现着超前的现代性。亚述巴尼拔不是一位像亚历山大大帝或者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一样的有浪漫情怀的征服者,他更像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跨国公司的CEO。或许BP(BP p.l.c.,英国石油公司,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之一)对展览的赞助在这样的情境下就显得异常适合。这个争议性很大的石油公司是现代世界剥削自然的无情机械系统的的一部分,他们剥削自然的速度远甚于亚述巴尼拔猎杀狮子造成的破坏。

亚述热在欧洲爆发20多年后,奥斯曼帝国颁布了更多的文物保护法。假如这一举措早一些实施,或许埃尔金大理石雕和佩加蒙祭坛等重要文物的命运会改变。德保罗大学的考古学教授莫拉格克塞尔在其中东考古学著作中指出,1874年颁布的《奥斯曼文物法》专门针对欧洲对该地区的兴趣而制定。1884年,一部更有力的文物保护法宣布了该国文化遗产的国家所有权。虽然奥斯曼帝国解体后,英国促成了当地一项新的文物法的通过,允许当地的文物出境,但伊拉克博物馆的馆长被赋予了选择出境文物的权力。

我们探究着帝国的盛与衰,但在这令人不安甚至如同噩梦一般的探索中,甚至还是无法摆脱21世纪的现状。极端主义宗教组织“伊斯兰国”在持续时间和地域范围上远远不能与亚述帝国相较,但是在从2014年6月到2017年7月的三年中,他们统治了伊拉克的摩苏尔,并打算毁灭亚述巴尼拔留下的前伊斯兰文化的残余。亚述帝国首都尼尼微的废墟在摩苏尔的市郊,他们砸碎摩苏尔博物馆的文物并打算着手毁坏尼尼微本身。

本次展览势必会引起人们对亚述文化的新一轮兴趣。不过,和19世纪不同的是,展览还彰显了现代博物馆的权力和职责,并提醒着人们国家独立权、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而假如逝去了两千多年的亚述巴尼拔泉下有知,他也定会希望,自己的雕像和相关文物,能以正常的渠道访问英国,而不是通过被掠夺的方式。

图片 15

亚述人夺取巴比伦,前638–前625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人类历史,包括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在这个展览中看起来非常野蛮残忍。有一件宫殿浮雕表现了被亚述人打败的人们被亚述巴尼拔的士兵强迫背井离乡,迁徙到他们的劳动力能为亚述帝国产提供利益的土地上。像这样的场景对于人类精神来说极端压抑的。亚述人高效的暴行至少在展览叙述中看起来像只以君主或领袖的个人荣耀和享受为目的的枯燥乏味的企业。一旦亚述巴尼拔死了,他的帝国土崩瓦解。浴火的城市仿佛是2017年或是伊拉克战争中的摩苏尔,但事实上,它呈现的是公元前612年尼尼微的焚毁和亚述的末日。

但在终归于虚无的帝国兴衰史中,一抹希望给展览带来一些温暖。展览中有一墙楔形文字泥版,虽然上面的文字只有专家可以解读,但是任何人都能从其中感受到人性的重量。这些泥版来自亚述巴尼拔在尼尼微建立的图书馆,这是他为文明作出的长久贡献。图书馆在公元前7世纪末,在尼尼微的毁灭中付之一炬,但是泥版没有被焚毁。因为高温的火焰,它们愈加坚固,被保存了下来。

图片 16

吉尔伽美什史诗

在这些保存下来的泥版中包括《吉尔伽美什史诗》。《吉尔伽美什史诗》是苏美尔人创作的英雄史诗,是两河流域早期文明的人生态度与宗教信仰的反映。19世纪中叶,大英博物馆的乔治·史密斯从亚述巴尼拔大图书馆中发掘出用阿卡德语写着《吉尔伽美什史诗》的12块不完整的泥版。以这12块泥版为基础,人们利用在两河流域和安纳托利亚发现的一些残片补足泥版的残缺部分。

亚述巴尼拔可能是一个残忍的官僚主义者,但是他也为文明发展做出了贡献。他是亚述巴尼拔大图书馆的创办者,图书馆在创办时有揽尽天下知识的野心,也确确实实地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楔形文字泥版。在历史的不断循环中,对文化的保存与历史的记忆的渴求是使人们超越尘世的力量。

图片 17

来自亚述巴尼拔图书馆的石板

注:“亚述之王:亚述巴尼拔”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2月24日,本文编译自《卫报》艺评人乔纳森·琼斯《战争的艺术与帝国兴衰》以及大英博物馆官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