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殇,所有的记忆都印在时光里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9月28日墨尔本天气晴

不仅仅是巴黎,整个欧洲的牛角面包,不论是街角静谧的面包房里的,还是普通餐厅橱窗下冷冷的呆着的,甚至是小酒店早餐提供的小篮子里的,都一致的酥软,咬下去舌头上会停留着面包的香味。倒不是想说这里的面包有多么的好吃,这里给予每一个面包以美味的权利。

文/陌宇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墨尔本

图片 1

对于美食,对于生活的理解也是截然不同的。无论是巴黎,威尼斯还是日内瓦,无论西装革履,还是拖家带口,大家都爱挤在街边小酒馆的外面就坐用餐。随便一个小巷子里可能就会有一家米其林餐厅,它出现的毫无征兆。

       这个菜园子和其他的园子有所不同,老种着各种果树,实验田,两位老人呵护这片土地。几十年,土地翻了又翻新,庄稼、果树,人参,一茬一茬生长着,看着这绿油油,硕果累累的景象,哪个人看见,心里面不感觉到满足呢,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功于这一对老夫妇勤劳的双手。

发表于 2011-11-14 14:11

写下这个标题,嘴角又不自觉的恢复到墨尔本的角度——开心的角度!9月9日,秋意渐浓的时候,独自一人飞到墨尔本,投入这个城市的春天里,去体会南半球的春暖花开。真的是春天,在我探寻格子般城市街道之前,眼睛里是大片的绿,不要说公园, 广场,就是街路两边,住宅小区里,到处的绿色,高处,是树的绿,低处是花草的绿。摇曳的枝叶间,点缀着各色的鲜花,有我认识的白玉兰、紫玉兰、粉红的樱花,还有见过却叫不出名字的各色野花,更多的是我这个北方人见都没见过的花。而且,这里的花高低错落,好多大朵的花开在树上,还有的从栅栏顶部遥望着我这个远方来客,更有在栅栏缝隙里探出头来打招呼的,至于地面,路两旁的花,开的就更热情了!热情的还有这里的各色小鸟。说小鸟真的不准确啊,因为,即使麻雀,也比我们平常见到的大一圈!最主要的是他们自己不把自己当小鸟,以为自己很伟大,是那个世界的主人呢。树木,房顶是他们的家不算,他们还登堂入室,在饭店的椅子背,桌面上也有他们的身影,甚至跳到盘子里,与你共进午餐!小麻雀都如此,更不要说体形庞大的乌鸦和各样的海鸟。肥硕的乌鸦,常常停留在叶子绿得很浓的桉树枝头,静静的,远远望去,就如同蓝天下的剪影。而,海鸟就活泼的多了。这里的海鸟以白色为主,翅膀的尖端和尾部常常点缀些或灰或褐的花斑,嘴和腿脚有红有黑,红的鲜艳,黑的纯粹。他们真的是墨尔本最强势的主人,无论停留在那里,他们都会高高的扬起脖颈,一派优雅的样子。然而,一旦发现食物,可能是同伴口里,爪下,还可能是贪吃的人的手里,他们都忘记了自己的高傲,尖叫着冲过去,叼到自己嘴里,才会满足的飞翔而去。如果野餐,肯定会有一群海鸟不请自到,热情的包围着你,咿咿呀呀的,不让你寂寞。没有人忍心不分他们一杯羹,可是,他们食欲是那么好,食量是那么大,而且,鸟的数量是越聚越多啊!如果,你急了,挥舞手臂,大喊着让他们离开,他们会用更尖利的声音叫喊,并围绕着你盘旋,算是对你的回应,无奈,胜利者永远是他们啊,真的是鸟的天堂。还有幸近距离的看到海鸟们为一片面包吵架的场面,那是在FOOTSCRAY火车站附近。有一只海鸟最先发现了地上的面包片,当然想据为己有,可是,还没来得及叼走,其余的同伴已经围拢过来,试图强抢。还真的成功,钓起来离地很近的飞了一米多远,可能是面包太重了,对于他,只好又放在地下,想缓缓。此时,那个发现者冲过去,双脚踩在面包片上,来回踱着,鲜红的,尖尖的嘴发出愤怒的呐喊,不停的喊,我甚至觉得,看到了海鸟的小舌头呢。这场面还真的震住了其它的伙伴,大家围着面包片和上面站着的主人,自觉理亏,又不甘心失去,小声的回应着。因为急着赶进站的火车,没能看到这战争如何收场,算是此行小小的遗憾。有海鸟的地方,还常常有鸽子出现,鸽子的样子和我们日常见的很像,只是有点大,有点胖而已。可能是太胖吧,和高雅轻灵的海鸟不一样的是,他们不常起飞,常常是停在电车的轨道附近,来回的摇摆晃荡,从没见过他们着急。所以,那里的电车,除了等红绿灯,还要等鸽子让路,好在,司机司空见惯,个个好脾气。呵呵,这里的司机不仅好脾气,还好态度,好耐心。上车,司机会微笑的说一句“你好”!汽车马上启动才赶到车上的人,安全起见,司机绝不会催促买票、刷票,而是一句非常礼貌的“请坐”!如果有坐轮椅的残疾人,司机会倾斜车身,方便上车,一旦那个站点的情况不适合轮椅上下,他会不厌其烦的下来帮忙。当然,一般是麻烦不到司机的,任何一个乘客,都会伸出援手。爱心,在这里随处可见。我的英语很烂,口语更糟糕,是带着折磨老外的忐忑心情出现在墨尔本街头的。可是,无论是大街上问路,市场里的讨价还价,还是公园里麻烦人照相,从来没有拒绝,没有不耐烦,遇到的都是友好的微笑,热情的帮忙。忘不了圣迈克联合教堂里那位高贵慈祥的老妈妈,当她得知我来自中国,而且到墨尔本时间不长的情况后,表示,会非常清晰的给我讲解。是的,听懂了,听懂了她所有的介绍,到现在,都不知道是用耳朵听懂的还是用心听懂的。当我表达了因为我的英文差劲,让她费力的抱歉心情,而且,因为她细致的讲解很有收获的感激时,她谦虚的表示自己也不会中文,如果会,能让我了解更多,多么善解人意的老人!这样的老人好多啊。比利山蒸汽火车那,所有的穿古老铁路制服服务的老人,据说有七百之多,都是自愿者,每天为来往的旅行者送去快乐。墨尔本CITY街头,也多的是穿红衣服的志愿者老人,他们手里拿着墨尔本地图,耐心的为外地人指路,解答问题。因此—墨尔本不丢人!这样洋溢热情的城市,即使是冬天,也会让人感到温暖。因此—墨尔本四季如春!

每次坐火车看见这个屋顶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到家了。这边看起来好像还是有点远,其实不远。天空蓝的连云都没有。

威尼斯的冰淇淋。在去到威尼斯之前,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自己会爱吃椰子味的冰淇淋。这里的冰淇淋有无数种口味,更难得的是,它的口味就真的是口味。吃什么口味的冰淇淋,就像在吃什么东西一样。kitkat味的,就能尝到威化的味道,薄荷巧克力味的,吃下去嗓子也能感到清凉,无花果味的,朗姆酒葡萄干味的,各种水果味道的,各种巧克力味道的。如果说毒品会让人产生幻觉,那么威尼斯的冰淇淋也能做到。

        园子分配也算合理,有宽垄,窄垄,交错纵横,曾记得祖父母挥汗如雨地站在这片土地上,辛勤地耕耘,他们细心地设计这百米的菜园,用小木板,搭建成围栏,那围栏顶部三角形尖尖的造型,漆上蓝天的色彩,独具特色。这一围栏,拦住了一园菜地的野性的蔓延生长,也将它们安置更规矩的家园。

图片 2

西庸城堡旁边有一个小断桥,可以坐在桥头把脚悬空垂下。刚走上桥,有一只天鹅向我们游了过来,透过日内瓦湖清澈的水面,我第一次清晰地看见了天鹅拨动水前进的蹼的样子。它大概看我手中拿了一个袋子,以为是要喂食的。为了不让它失望,就撕开了一袋焦糖饼干喂她。刚开始不敢让她的嘴来叼,就把饼干掰成小小的碎块扔到水上让她低头去吃。别的动物闻到香味,也纷纷赶了过来,鸟的种类特别多,都在互相抢食吃。后来试了一下用手拿着一整块饼干伸下去,让天鹅的嘴过来叼。因为饼干太硬,它咬不动。但她特别聪明,把饼干浸到水下,湿润了之后,在用嘴咬开吃下去。但是整件事情最神奇的起源,就是当我走上日内瓦湖的那一刻有一只白天鹅向你慢慢地探头游过来,游到你的脚下,眼睛睁大看着你。

       不是吗?人前要讲规矩的,所种的庄稼也是如此,祖父母这样说的,也这样做的。园间也少见杂草,为了能让外来的小动物不糟蹋庄稼,祖母在院地里专选一处空地,时不时撒播一些它们喜欢的口粮,等寻食的鸟类及松鼠来寻,那些寻食者们,由于有了人性化的待遇,也变得更加乖巧了,互不侵犯,相互安好,所以常常有鸟啭虫鸣这一热闹场面。

这个就是我们住的那个房子,看起来挺普通的,不过对于在异国他乡的我们来说,真是是一个挺让人满意的家,至少阳光可以肆意照在我们房子的每个角落,让人觉得无比的温暖。

整趟旅行中关于动物的记忆并不少。在威尼斯喂鸽子。第一次拿了一个餐包,捏成碎屑扔在广场上,不一会就被鸽子包围住,有好多鸽子扑腾着翅膀飞起来想直接啄我手中的面包。把面包喂完挤出鸽子堆时,感觉鸽子已经快要踩踏了,能有上百只鸽子。之后再威尼斯每一次都要圆筒的冰淇淋。吃完剩下的圆筒就可以喂鸽子吃。还有一次在威尼斯的小河岸边,一只很凶的海鸟过来把一整个圆筒都抢走了,还特别凶的冲鸽子叫。

       小时候的我们痴迷于这园子,那绿油油的一大片绿。那高大的沙果儿树,诱人的葡萄架,美丽的凤仙花儿,娇人的人参花儿,韭葱也好,菇娘儿也罢,算是成全我们儿童的天地,它无时无刻不吸引着我去想象,那向日葵是否成熟,去够一够李子树最上头的李子可否摘下以满足我们的味蕾。

图片 3

从蒙特勒去因特拉肯要转乘两次火车,第一段火车正好是欧洲的黄金列车的一段。从这段路程开始车厢里都是欧洲的老人们。这里的老头的眼神都很坚毅,老太太的眼神都很慈祥。偶尔看到装着假肢的老人,那些伤也许是二战留下来的吧。临走前的一晚看见住的小镇wilderswil的中心小空地上有in concert。有一个节目是一个男人吹着很长的号角,另一个男人站在他前面挥舞着瑞士国旗。他一只手把国旗高高地扔向天空,另一只手又把国旗接住。一群老人和游客围住观看。我不知道这和原来的军队有没有关系,毕竟瑞士没有参加一战和二战。但是这应该是当地很传统的仪式,而且也有好多年轻人加入其中。这里的人们都很爱生活,家家的窗台,花园都种着花。每一家的门口都摆着椅子,傍晚可以看雪山和落日。即使是陌生人见面,也会互相致意,最起码也是点头问好。单单拿天堂去形容这里感觉有一些形容不了。这里的人对生活的热情,对工作的热爱,都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我们有时候也常常被告诫,小心脚底下,别把我刚栽的黄瓜秧子踩了,那时祖父母的喊声极响,定是当时运足浑身的气运丹田。

房子前面的这条路看起来没有尽头,其实尽头就在不远处。但是一眼望去是看不见的。

从米伦小镇向雪朗峰走的路旁有很多小溪,都是阿尔卑斯山融化的雪水。弯腰拿出瓶子灌满一瓶就可以喝了。这里的山,水,城堡,草地,有一种指环王的感觉。如果独自一人从山脚下背着背包向上爬,晚上在随便一个旅馆歇脚,顺便读两页魔戒真的是太开心了。这里的风景真的难怪会让作家创造出魔幻的作品,一切都美得那么不真实,生命在这里看起来格外渺小,也看起来格外永恒,仿佛任何一堆草丛里都能钻出来一个精灵。

        栅栏的东端,栽种着豆角,紧靠栅栏围着山葡萄,最喜欢那弯弯的藤蔓了,与红色的豆角花相映,星星点点,点缀着满眼的绿。据说,那李子树下埋着一只花猫,猫我是没见过的,祖母却每看到那棵树时,总是在说,这棵树下有我心爱的猫,我亲手埋下的,话语淡淡的,却充满了忧伤。祖父母把所有的功夫都花在园子上了,填补家里的老小,这庭院满载着他们勤劳的一生。

图片 4

登山者,跑步的,山地骑行的,装备十分专业的人们来到这里挑战阿尔卑斯山。因特拉肯的广场上第一次见到了一个戴着耳机长跑的孩子,他的眼神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他年龄段的孩子都要坚毅,只是简单的向路过的人撇一眼,就继续向前面跑去。仿佛从小就被注入了一种孤独挑战的血液。对瑞士的最初印象,便是费德勒。看了十二年的网球,深深被这个瑞士人身上的气质所吸引。这里即使是最偏僻的地方,都能见到很专业的网球场。此外还有足球场,篮球场,场地的设施都极为奢华。在这种美景下训练,真的是太幸福了。

       夏天,最难忘的,各种花儿开,那五颜六色的花上面,立着蝴蝶和红蜻蜓,我们常常被那五彩轻薄的羽翼吸引,蹑手蹑脚,或手里拿着捞金鱼的小网兜狂追。在菜园里,在花间,在地头,跑着,穿梭着。有时,也会停下来摘几棵凤仙花椭圆型的籽儿,用手指用力一挤,噗,一嘣开来!它马上卷成了耳环的模样,夹在耳垂儿上,然后急不可待地对伙伴做个鬼脸儿说,好看吗?像不像。

这是我们房子对面的房子,我特别想住进这个房子,因为它看起来比较美啊。

这里的生活越是宁静,老人的眼神越是安详,就越让我联想到这里经历过的战乱。在这里呆着的几天就像完全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忘掉了自己的身份。深夜里抬头,看到了迪士尼动画电影里才能出现的星空。在漫无边际的星空下,国家,政治这些话题荒唐的可笑。没有一刻能感到自己是这么的渺小,也没有一刻感到自己能如此的安逸。完全不纠结我是谁,我该是谁,而是真真切切地体会着自己的每一次呼吸,身旁的每一丝宁静,能抓在手中的每一次小确幸。

儿童时代,最相信同伴的眼光。

图片 5

       也曾经一个人,偷偷地下地里去摘没长成的黄瓜,顺势用手试试,那玉米棒子是否成型还成熟没有。

这个家是邻居家的房子,早上起来碰见了主人,是个银发红唇的老人,她还跟我讲:她现在年龄大了,不能工作了,她就种了好多花,她太爱花了,她还养了一只猫和三只狗。她没事的时候就去整理她的花,她说她爱花爱的不得了。这个小花园没有拍好,实际上真的很美,像个童话世界。

      与此同时,馋丫头,小馋猫的外号,在祖母的嘴里坐实,小孩子才不管这些呢!

图片 6

       祖母最喜欢那些花了,我的印象中,她最喜爱凤仙花,不知何由,它开的旺盛,各种颜色落英缤纷,一茬接着一茬,很长时间也开不败。或许,这就是他喜欢的原因吧!

这个是家门口的栅栏,我觉得它特别美,斑驳的木头,被时间和风雨雕琢的浑然天成。是人工无法企及的。

      胖胖的麻雀也似乎喜欢这和谐的大园子,有时候落到栅栏旁的红砖地上唱歌,人走近了,也似乎不怕。

图片 7

       这就是祖父母的园子,时光流逝,人不见了,那园子后来也换了新的主人,无论时光怎样变幻,那童年美好的流金岁月,都似乎含在了蜜里面,依旧能让人美美的回味。

就是觉得好美啊,就不停的拍了好多张。

图片 8

走过这条路其实是个高尔夫球场,但是我一直以为它是一个公园,还叫喊着周末去晒太阳,今天早上才看见真的有人在打球,之前就都只听见剪草的声音。

图片 9

这是第一次在这个草坪上看见有人,之前就只听见了声音,没有见过人。

图片 10

看见一株长得好像变异了的植物,真的是没见过长这么大的植物,我印象中就是在电影和动画片里见过。

图片 11

看这一头红头发,真的是耀眼啊。红头发野人,还是红头发仙女?

图片 12

很远的时候都看见了这个小白房子,也是童话般的感觉,但是没有很想住的欲望啦。

图片 13

房子前面还有四颗树蛋蛋,看起来真的很可爱呀。

图片 14

这个房子就是很好奇它的入口呢?

图片 15

地面上经常匍匐着各种五颜六色的小花,是不是很可爱,很美丽。

图片 16

图片 17

栅栏边,小花园?到处都是这样的小花。小花花无处不在。

以前也是没有想象过会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一段时间,总觉得它只是出现在照片里,或者是想象里,当真实的出现在生活中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活着梦里,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虽然从小的生活环境也很美,有山有水的,但还是会沉溺在这南国的春天里。

这是目前生活环境的一部分。最好玩的就是社区里各家的小花园,会根据主人们自己的喜好种树、种花、种草,有时候还会在一些小地方发现,玩具小人和小狗,真的就是一些小玩具,但是总是会让我们吓一跳,看起来非常的逼真,很有乐。其实经常走在路上看别人家的小花园的时候就像是在寻宝,找乐子。

我们这个家每天都会有三只小鸟上午固定的来找吃的,如果没有人在家他们就会自己在院里的草地上捉虫子,然后过一会就飞走了,黑白相间的小鸟,嘴巴长长的,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叫什么鸟。